小微企业的2019年:科技成为小微金融服务新内核

作者:互联网 时间:2019-12-17 13:38

字号

2019是小微企业金融服务质量突飞猛进的一年。这里有政策的主导因素,技术进步的驱动力,也有我国多元化、多层次的金融服务体系逐渐完善的利好影响。

11月20日,银保监会发布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全国小微企业贷款余额36.39万亿元。其中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及以下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11.31万亿元,较年初增长20.81%,比各项贷款增速高10.9个百分点。

成绩亮眼。尽管各个大行尚未分别亮出成绩单,但可以看到的是,金融系统对小微企业的扶持力度已经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此外,在科技的助力下,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有了诸多创新型的突破。

多项举措并进支持小微企业融资

青岛日报报道,在青岛做宠物食品生意的袁法水此前遇到了贷款难题。由于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公司正常进货成本水涨船高。作为公司负责人的袁法水尝试向银行贷款,却因无法提供抵押物,以失败告终。他还尝试与银行商讨供应链金融类的贷款,但“银行要求我们的上下游企业必须是大型的核心企业,这对我们来说太难了,根本达不到要求。”

小微企业融资难成为世界性难题,与小微企业规模小、抗风险能力差的特征分不开。传统金融机构缺乏对长尾小微客群的深度理解, 往往需要按照传统授信模式进行风险管理,而后者通常不能提供有效的资产抵押物,在成立年限、持续盈利能力、资产负债率等方面难以达到银行的准入标准。大量金融需求被“高风险”挡在了门外。

决策层显然看到了问题的症结。

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3《政府工作报告》时多次提到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并将“着力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 作为2019年政府工作任务之一。《政府工作报告》还明确提出年度目标,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小微企业贷款要增长30%以上。

今年以来,政策多管齐下,对小微企业融资难的关注被提到新的高度。

在今年4月1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通过政府性融资担保降低企业融资费用” 被列入进一步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的措施之一。政策引导使得国家融资担保基金再担保业务规模快速扩张,截至6月末,该基金累计实现再担保合作业务规模达1462亿元,担保户数超过8.5万户,而去年底这一数字分别是316亿元、2.5万户。

另一个信用增进工具债券融资支持工具, 被认为是运用市场化方式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的又一重要举措——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推广债券融资支持工具。这项工具是由央行运用再贷款提供部分初始资金、专业机构进行市场化运作,通过出售信用风险缓释工具、担保增信等多种方式,为流动性遇到暂时困难,但有市场、有前景、技术有竞争力的民营企业发债提供增信支持。支持工具的推出释放了积极的政策信号,投资者购买民营企业债务融资工具的意愿提升,民营企业发债难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

除通过政府性融资担保降低企业融资费用、推广债券融资支持工具两项措施外,国务院常务会议还明确,要灵活运用货币政策工具,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推动银行健全“敢贷、愿贷、能贷”的考核激励机制等。

其中,货币政策工具在保持总量适度的同时,也在为经济发展的重点领域、薄弱环节提供支持,特别是向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定向提供金融服务,从而降低该领域综合融资成本。今年1月首次实施的TMLF(定向中期借贷便利)正是重要工具之一。

TMLF是央行为改善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融资环境、加强金融对实体经济尤其是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等重点领域的支持力度,定向提供中期基础货币的货币政策工具,于2018年12月创设。相较于MLF,TMLF 具有期限长、价格低、能定向等诸多优点,是一个促进流动性精准滴灌的结构性工具,所释放的资金有助于定向缓解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的融资难问题。截至目前,央行已实施三次TMLF操作,规模都在2500亿元至3000亿元之间,操作利率均为3.15%。

调整存款准备金率也是精准支持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融资重要手段。自5月15日起,央行开始对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实施较低的存款准备金率。对仅在本县级行政区域内经营,或在其他县级行政区域设有分支机构但资产规模小于100亿元的农村商业银行,执行与农村信用社相同的存款准备金率。

在健全长效机制方面,相关举措落点到如何解决商业银行不敢贷、不愿贷等问题上。3月4日,由银保监会发布的《关于2019年进一步提升小微企业金融服务质效的通知》要求,提高小微企业业务考核在内部绩效考核中的分值权重,将指标完成情况、监管政策落实情况与分支机构主要负责人考核评优与提拔挂钩。

责任编辑:免责声明:本文转自网络,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夏财经网无关。
关键词 >> 小微企业的2019年:科技成为小微金融服务新内核
继续阅读
热新闻

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推荐